管网开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行业动态 > 详细内容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通知公告
行业动态
政策法规
eo独家 | 没有交割地就开始谈天然气枢纽?好像有点早
发布人:综合部 发布时间:2016-03-09 浏览次数:1653
 

 

 

把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等同于亨利枢纽,认为有了交易中心就能成为基准计价地是错误的。更进一步,即使上海枢纽建立了,也不代表上海枢纽就能成为中国天然气市场的基准定价枢纽

作者 施训鹏  新加坡国立大学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201571日,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开始试运行,开展LNG和管道气交易。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的成立,被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媒体称为构建中国版“亨利枢纽”(Henry Hub)的重要一步。不到一年时间,更多人又开始讨论建立东亚天然气交易中心(枢纽)。除了在上海建立东亚天然气枢纽的意向得到IEA报告的肯定外外,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还提出将曹妃甸建成集储运、交割、结算为一体的天然气交易中心。而在本次政协会议上,国内著名的民营企业新奥集团董事会主席王玉锁提交了一份一揽子提案,提出建立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再次将此问题引入公众视野。

这些构建天然气交易中心的讨论基本都呼吁要加快体制改革、放开上游、独立管道,要放松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加大对第三方准入的关注以及发展期货市场。在这些认识中,有关改革的部分基本正确。没有改革,就不可能有自由的交易、足够多的参与者,就不能形成充分的竞争,更谈不上在现货竞争的基础上形成的期货市场。

不过,这些主流的认识中,有关天然气交易中心的一些关键问题并不清晰。比如,把上海枢纽等同于中国枢纽,把上海交易中心等同于上海枢纽,期望上海石油交易中心很快就能报出天然气中国基准价格。这些想法忽略了建立天然气交易枢纽需要增加大量基础设施,低估了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挑战性。

为了探讨这个问题,首先要理清几个基本概念。国际文献中,往往用交易枢纽(Trading Hub,除特别标明外,下文的枢纽都表示交易枢纽)来定义形成天然气交易价格的综合体。这个枢纽包括以交易中心(Exchange)为主要形式的交易平台和实现天然气物理交换的交割地(TradingPoint)。两者之间的关系,通俗地说,交割地是农贸市场,是商品的集散地,而交易中心是淘宝这样的电商平台。也可以说交割地是硬件,交易平台是软件。一个枢纽必须要有一个唯一的交割地点,但可以有不止一个交易平台。而交易平台本身不能产生基准价格,交易中心甚至都不需要和枢纽在同一个地方。

天然气的交割地可以是“亨利枢纽”这样的多条管道物理汇聚地(Physical Hub),也可以是英国国家平衡点(NBP)这样的虚拟交割点(市场区, Virtual Hub),也就是虚拟的交割地。如果说实体枢纽是一个点的话,虚拟枢纽就是一个圈。在该圈内,天然气可以零成本自由流动。这就要求管网足够发达。管网是枢纽的基础,没有管道的联通,枢纽就无从谈起。不管交割地是点(实体枢纽)还是圈(虚拟枢纽),都要保证天然气能够在其范围内自由流动。要让天然气实物交割可能的前提,是必须把天然气从物理上从卖家送到买家手中。这就需要管网有足够的能力。管网如同快递。如果没有快递公司,即便“江浙沪包邮”,网购也实现不了。

需要注意的是,天然气的交割地往往不是很大。西北欧每个国家至少有一个枢纽(含交割地)。而美国有十多个天然气枢纽。不过,在众多的枢纽中,作为定价基准的枢纽,只能是极少数。美国只有一个亨利枢纽。欧洲目前只有两个定价基准枢纽:英国的NBP和荷兰的TTF。其他枢纽的报价都是基于某个基准枢纽价格的升贴水。

基准枢纽必须要有足够深度的天然气金融市场,广泛而数量众多的市场主体,具备良好的流通性。基准枢纽交易的主要品种是期货,市场参与者有许多金融机构,交易的目的大多是投机和风险管理,而非为了实际交割。期货交易量和实际交割量的比值(Churn Rate),是衡量市场流动性的重要指标之一。据说,俄罗斯天然气公司要求在一个可信任的市场,这个比值不能低于15NBPTTF的这个数值都超过了20。由于“马太效应”,越是发达的期货市场越吸引投资者,导致金融交易量大多数集中在基准交易枢纽。一般在一个联通的市场内,只有一个基准交易枢纽。但是,英国和欧洲大陆使用不同的货币,为了规避汇兑风险,导致了TTF的崛起。

虽然期货市场发展以后,交割地的实物交易量相对没那么重要,但截止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天然气期货市场不以交割地作为依托。以往的经验表明,以实物交割为目标的现货交易是发展期货交易的前提条件和必经之路。标准的期货合约,一定包括交割地点和交割时间。交割地点也是天然气的基准计价地。

交割地和交易中心的关系不是一对一。一个交割地可以对应多个交易中心。一个交易中心也可以交易多个交割地的产品。像同一个商品可以在淘宝、京东买卖,淘宝或者京东也可以买卖多个交货地点的不同产品。英国NBP的产品可以在ICE,ICE-Endex EEX交易所等平台上交易。反之,在ICE-Endex 交易平台上也可以交易NBPTTF等不同枢纽的产品。由于交易平台相对于枢纽的这种非唯一的对应关系,未必需要整合交易平台。

因此,把上海石油交易中心等同于亨利枢纽,认为以此可以产生市场基准价格是错误的,因为缺失了更为重要的交割地的概念。上海目前还不具备形成枢纽的管网条件。虽然接受了多种来源的天然气,但一方面做不到让天然气在某个点或区域自由流动,另一方面也做不到把天然气反向送到其他消费地区。或者说,虽然有很多的买家和卖家,但是没有“快递”公司,买卖不能实现。如果要实现上海枢纽的话,上海本地的能源企业申能集团的责任和作用要远远大于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当然,这不表明任何一方的优势地位。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也可以和其他地区的管网运营者合作,以他们的枢纽作为基准计价地开展交易。

即便有了上海枢纽,不代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就是上海枢纽未来价格形成的交易平台。目前的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只具有现货交易功能。如果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未来不能成为期货交易平台的话,就不可能在其中形成天然气中国价格。在中国,商品交易市场和期货交易市场分别属于商务部和证监会的监管范围。由于交易枢纽和交易平台可以是分离的,上海枢纽价格形成的交易平台,甚至都可能在上海以外的地区。亨利枢纽的价格,实际上是在纽交所的期货平台上发现的。目前,几个国际期货交易所,已经对中国这块待开发的市场虎视眈眈。如果枢纽出现了,主要交易平台可能是一家国际交易所。毕竟这些交易所具有成熟的经验和优势的人才储备。

即便上海枢纽建立了,也不代表上海枢纽就能成为中国天然气市场的基准定价枢纽。实际上, LNG不仅可以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交易,也可以在宁波大宗商品交易所交易。虽然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具有天然气交易功能,但是不能排除其他交易平台推出天然气交易。从理论上,重要骨干管网的交汇地、或者管输能力充足的主要市场,都可能成为基准枢纽的落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认为,未来我国天然气管网将逐步形成五大枢纽(管道交汇点,类似亨利枢纽的条件,但是和虚拟交易中心的交割地不同)中心,即上海、广东、宁夏中卫、湖北和河北永清,和八大区域市场(环渤海、长三角、川渝、珠三角、中西部、中南部、东北和西北地区)。从技术上说,这五大枢纽都可能发展成为美国亨利枢纽那样的实体枢纽,而这八大区域性市场则可以发展成为英国NBP那样的虚拟枢纽。这十三个枢纽里面的每一个都可能成为基准枢纽。因此,上海未必注定是基准枢纽所在地。

现在的主流讨论忽视了交割地这个必要的组成部分。目前不管是讨论中的上海交易中心还是曹妃甸交易中心,都没有定义交割地的范围,也没有考虑如何让天然气在这个交割地集散。不讨论交割地这个基础而谈产生基准价格的交易中心(枢纽),结果可能是空中楼阁。当然,我们也要看到,若改革不到位,管网独立、市场竞争领域、价格管制等不能支撑市场化交易,天然气交易可能就如同现在的上海石油交易所的结果那样,只能发现交易量,而价格基本上是国家管制价格。

改革等宏观议题虽然重要,但道阻且长,而且中央已经为包括天然气在内的能源行业和能源商品的改革定了调子,各项工作也在稳步推进。当前行业自身来说,政策讨论的重点应该是如何建立具体的交易枢纽、如何确定基准定价枢纽等问题。不管改革大环境如何,先夯实基础,才可以做到以不变应万变。另外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如何处理好各个枢纽之间的关系。随着枢纽概念被逐渐认识,国内难免会有更多的枢纽规划被提出来,这方面也需要规划和探讨。

 
Copyright 2010-2012 江苏省天然气有限公司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江苏省天然气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苏ICP备09041316号-2
总访问量:555547    今日访问量:94    Managerment
马会精准